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采药女之妻不可欺 > 第二百四十八章 该来的来、该去的去

第二百四十八章 该来的来、该去的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百四十八章新旧更替

    楚溆点头,正常皇权过渡的时候是这样的,老皇帝总要给新皇帝一些‘余地’,让新皇帝能以自己的名字广施恩泽,而不是临下台还抢儿子风头。

    “不过,我估摸着唐家的事也一并会交给新皇发落。”

    唐家,昌平帝的人查出,不但从唐太嫔入宫开始,就在老太上皇宫里收买人手,甚至已然伸向了大内侍卫这样的‘硬骨头’。虽然他们收买的人都不起眼,但滴水穿石,竟也有些势力了。虽然战争期间损失了一部分,但残余的仍在。

    这许多年来,凭借着公主外家和太嫔的娘家身份,加上百年世家的路子,唐家一面四出寻找复兴之路,一边苦心经营赚钱的生意。最后,南边沿海着一带进上的贡品就暗中被唐家联合底下的人等控制着。

    这么说吧,如果南边海这里进给内务府的是上等珍珠,唐家用的指定是上上等。虽然自古进贡就如此,但那也是因为真正的好东西太稀少,而绝对不是全凭唐家人的心意来定。只能她们家挑剩下的才轮到给皇帝。

    就这事,哪个皇帝也不能忍了!

    这还只是其中的一条罪状。这么多年唐家的事真挖出来可不少,连已经去了的太后也与他们家有些瓜葛。

    说来也巧,因十二皇子这次碰巧来了南外海,微服闲逛的时候在海边吃摊子,竟然无意中听到了几句方言土语,不是本地常说的那种,但却与自己当年被绑架的时候听到过的一模一样,那是的他对此记忆已经刻在了骨髓里。

    他默默记下着几句话,不动生色地吃完海鲜,回去便找到‘婶婶’说了此事。石初樱不免亲自去探了一回,找到那个摊子上的人,跟着寻到一处落脚的地方。

    布置一番后,又让十二皇子把那几句话模仿给悠悠听。唐家自认为做的天衣无缝,当面说了也没人能拆穿的。可偏偏天网恢恢,悠悠是个语言神通的,就给破译了出来。此后就简单多了。

    密奏上去后,昌平帝气得发抖,摔了一地瓷片后,却选择隐忍下来,只是找了个明面上的错处,把唐家的几个爷们给关了起来。

    这些错处,哪个世家大户都有一大把,真计较起来就没有干净的。所以唐家一直不知道从前的案发了。大家议论什么唐家的案子也都并不太避讳,唐家反而没发觉异常。

    这更主要还是坏事干得太多,又自觉隐蔽,唐家才没往这上去想。况且那件事已经过去十几年了,连他们自己都给忘记了呢。

    可见,这和海盗都有一腿的人家,胆子就是不一般的大。能凭借皇帝的手,一次性换了这么多本地官员,也不是谁家都能做到的!

    呵呵,不得不说,唐家这一手玩儿得很好。那些被他们投喂了这么多年官员,也该滚蛋了!常在海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互相知道得太多,唐家也觉得不安全不是。。。

    ===================================

    在众人的观望中,八月中秋一过,昌平帝便正式禅位,因早就准备妥当了,新皇帝也即日登基了。

    各种礼仪有条不紊地进行了一遍,新皇登基大典结束后便去亲自拜了两位太上皇。在历朝历代都是鲜有‘两位太上皇’的。可大楚就这么奇葩。

    听了两位太上皇的祝福又接受了一堆秘密,新皇帝紧绷着脸回到了自己的宫里。身边的大太监还以为新皇被刁难了呢,他又怎么知道新皇只是被刚知道的消息震惊了呢。

    果然,每个皇帝背后都有一堆的秘密,这也只有正常交替的时候才会被下一任皇帝接受到,凡是靠造反或莫逆的都不能长久也是这个道理。

    皇位可以抢,但那些只有正统传承下来的、皇帝的护身之密,可是抢不来的!

    这些秘密不但包括了一些暗中的人手,更要紧的还有地下的密道、暗室、明处的皇帝私库秘钥、

    还有就是朝中各仕宦功勋之家的一些自以为没人知道的隐秘,还有一些隐而不发的大案等等!

    宁王,不,是新帝不由一哂,想起自己当初做的那些争抢皇位的事,都觉得自家特傻逼了。他还曾经想过将来篡改圣旨什么的了,现在想想,即便他成功改了圣旨,只怕也得不到这些皇帝之密。为了防止万一,这些事可是另外传递的。

    没有这些皇帝之密作支撑,皇位其实只能算半个。以后再传给儿孙的也一样是半个皇位,估计用不了两三代就差不多到头了。

    他如今每天都要去太上皇身边‘侍奉’一两个时辰,除了学习处理朝政,还要学习如何接收和使用这些皇帝之密。 他甚至想,两个太上皇一定还留了一手,换成是他也会这么做的。

    不过他也没多少功夫纠结,老太上皇本就住在自己的别宫里,而他爹也将搬到了新建的另一处别宫,他必须在۰十月前能上手。还要安排推迟的秋闱,马上冬至祭祖也要到了,这两样一个关乎他以后的可任用的‘自己人’,一个是第一次作为皇帝祭祖,都是他的头等大事。

    新皇下了谕,本年不改年号,仍沿用‘昌平’,来年再改。如此,也得了他爹的笑脸。

    且不说新帝如何绞尽脑汁儿,南外海这边也忙了起来。

    休渔期结束了,又值新旧权力交替,那些胆子大的不免出来试探一二,所以,楚溆最近又强了‘撒网’力度。

    而石初樱则开始着手整理自己在南外海一带的产业。楚溆要她做好明年回京的准备。这些东西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整理好的,须得慢慢地安顿,才不引人注意。

    石初樱为此特地悄悄回了一趟摩云山,除了看看二肥,还把昭哥儿给带了回来,毕竟昭哥儿是长子,这些家里的事他总的有数,光做个甩手的掌柜可不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